nEO_IMG_P0001650
【小蘋果這張照片笑咪咪的說她在翹腳,還真愛學我】

講了一個月想打流感,終於這幾天二個孩子情況都很穩定,我就快點帶來打,早上讓小羽去上課,下午一點去接她下課,然後就直接衝到診所來打針了
小羽一開始就知道她要打流感疫苗,哭到一個不行,一直說:「可是我會哭,我會哭得很大聲」
然後護士小姐給她糖果,她停下哭聲接過糖果,下一秒馬上說:「吃完糖就要打針了對不對?嗚~~哇」
連護士小姐看了都大笑,我則是很無奈,你又不是要上斷頭檯是有沒有這麼傷心,平常跌倒受傷都比這個痛一百倍吧…
在打針的時候我深深的感覺,小兒科醫生跟獸醫根本沒二樣,我使勁的抓住坐在我身上的暴怒野生動物試圖讓醫生打針,醫生也用很快的速度結束,小羽發現一下子就結束了,停下哭聲發現自已好像有點搞得太大場了,所有人都氣喘吁吁的看著剛發飆完的野獸…
輪到妹妹,妹妹一整個沒煩惱不覺得自已大難將至,針打下去她才用幼嫩的哭聲表達她的不滿,之前不哭這下要哭得更大聲了,打完開始使勁的大哭特哭,過了五分鐘還在哭,醫生都把注意事項講完了她還是哭,姐姐這時候一整個得意的發言了:「妹妹現在可以一直哭,但等到她跟我一樣大的時候打針還哭這麼久還得了呀~~」一整個得意洋洋覺得自已表現得比妹妹好,完全忘了剛幾近五花大綁的抓著打針的狼狽模樣…

nEO_IMG_P0001653

打完流感疫苗讓二個孩子都坐推車回來,回家二個馬上洗泡泡浴,洗了一個小時二個都很累了就讓 他們午覺,結束這帶野生動物看獸醫的恐佈行程…

wilhelm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