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年的死黨小秀,從高雄坐高鐵衝上來,只為了探視我這剛生產完的產婦
『看到寶寶的那一刻,什麼感覺?』小秀興奮的問
『呃......』我考慮
『....................』另一個死黨小茹用打趣的眼神看我,這女人太瞭解我了
『你要聽浪漫的版本還是實際的版本?』我至少要給別人一點選擇
『先來浪漫的好了』小秀是個經不起打擊的人
『馬的,終於出來了!』我還是說出實話了…浪漫的版本實在太不適合我了!

我從破水到生產,只經歷五個小時,以第一胎來說,算是火速
在上產檯時,其實是疼痛指數最高的
我一上產檯時,護士就交代我,在陣痛來時,拉住二側的拉環,肚子用力
簡單的講,其實生小孩就像解大便一樣
聽來很噁,事實就是如此

硬要把疼痛分個高下,我認為陣痛並不是最痛的
而是寶寶要經過產道時那種灼熱感

OK!其實我沒那麼冷血,浪漫的部份來了
我是個忍痛力滿強的人
在最大的陣痛中,依舊無法打敗我的意志力,我從沒有考慮過要用無痛分娩
但寶寶經過產道的那種撕裂的痛楚,達到我的極限,幾乎讓我昏厥過去
可是為什麼我能在半個小時連一聲也不吭的就生完?
答案是我肚子上的胎心音偵測器!

當陣痛來時,拉住拉環,用力推』護士說
我閉氣,使出吃奶的力氣
第一次使力時,那種撕裂的痛楚,幾乎超過我所能忍耐的全部
這讓我退縮,不敢再用力

第一次閉氣用力後
『呼吸!呼吸!媽媽你要快點深呼吸!偵測不到寶寶的心跳了!你要呼吸他才安全!』
在第一次使力後,雖然那種痛楚幾乎把我打敗,但當我再也聽不到寶寶的心跳聲時,我變得勇敢了
此時此刻,我只想著,胎兒已經在產道了,我要勇敢!我要她快點出來!
我猛力的吸氣,準備迎接下一次陣痛
『胎兒在產道了哦!你用力完要吸氣!』護士又再次提醒我

每次的使力,我都必需鼓起勇氣,
而給我勇氣的力量,居然是那個噗通噗通的心跳,讓我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勇敢

我形容分娩過程,就像自已拿鋸子鋸掉雙腿一樣,
這違反人性,明知道每一次的痛楚都像五馬分屍,但還是使勁全力
或許,這就是母愛

伴隨著產房的交響樂,我一次次的用力,感覺胎兒經過產道,
當她滑出來的那刻,所有的痛苦都解除了
我看著紫色的小玩意放聲大哭
『沒錯!我辦到了!』此刻心裡是這麼想的

中山醫院支持產檯餵奶
小寶寶清潔過後,就讓我抱著她,親子之間有了第一次接觸
這個愛哭的小鬼從溜出來開始直到我抱著她這中間,都在大哭
好吧…可能是媽咪生太快了,妳還來不及發現異狀就被趕出家門,想必一定不高興
抱著她,還是有一種不真實…
『我,辦到了!我,是這小鬼的媽咪了!』

回到樂得兒病房,第一次照鏡子把自已嚇到了
我臉上密佈著紅色斑點
因為用盡全力而使得我臉上和脖子上的微血管紛紛爆炸
極為憔悴的面容,連自已都認不得自已了!
生小孩…雖然不是件容易的事
不過…
當我抱她在懷裡~~
當她第一次閉著眼睛用力吸奶~~
當她在我懷裡安穩的睡著~~
這一切,都是值得的!

IMG_0111
OS:喝完奶,小寶貝安穩的睡著了

IMG_0106
OS:雖然喝母乳比較不會脹氣,但拍嗝還是必要的

wilhelm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