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4日
迷信?抑或是巧合?
這天凌辰看了時晨,幫小叔入厝…我是入厝人選六人當中的其中一人…(我想應該是沒有看我的時晨有沒有衝到)
我其實是很鐵齒的人…雖然之前有些坊間傳說指出懷孕初期不能搬家或幫人家入厝,有衝到的疑慮
但我向來只是聽聽,不太當真…
想不到當天晚上…大出血…
我還因此被米娜媽罵了一頓,說我懷孕還幫人家入厝之類的…
這到底是迷信還是巧合,我也不清楚…只能告訴自已,隔天看個醫生好了…

2月25日一早,老公說:『你早上自已去看醫生吧…記得要去哦…』
我沒有回他的話…一陣子之後,我說:『你的意思是叫我 '自已'去看醫生嗎?是這個意思嗎?』
這輩子從來沒看過婦產科的我,此時是有恐懼的…
我相信隻身坐上產台沒有老公的陪伴,應該是件很不愉快的事…這個道理難道老公不懂嗎?
最後我說:『那我不用去看了,反正有沒有小孩對我來講完全沒差…我本來就討厭小孩了…』
終於,老公還是陪我去看了…到底有沒有心干情願我也不清楚,
向來是個很獨立的我,也不過希望他能在此刻陪著我…難道也算過份嗎?

決定去中山醫院看醫生,沒有特定的去查哪個醫生比較好
到場的時候是九點多,就掛了早上有看門診的醫師叫洪德祥
說明了出血的狀況後就到樓下照超音波…
上了產台,一陣靜默之後…醫生發言了…
『這個受精卵有問題,有胚囊沒有胚胎』
下了產台到門診時,醫生問我要不要做流產手術,有很多種選擇
我說『好呀…不然就刮除好了』我非常乾脆的答應…
有或沒有,沒有任何差別…我只擔心做這種手術很傷身…
醫生接著發言『還是要再給這個寶寶機會,過一個禮拜後再來看看』
我說:『不用』
老公說:『好,再等等看…』
站在一旁的我用驚訝的眼神看他…不過,好吧,隨便…
我知道一般人通常在得知這種消息的時候會傷心欲絕,但我卻完全沒有…
出了醫院只有一種解禁的感覺…
到早餐店點了一杯奶綠(一般來講這是有咖啡因的,懷孕期間禁用)外加一份總匯三明治快樂的喀了起來
看著老公傷心的眼神…我雖然同情但也沒辦法…繼續快樂的喀著我的早餐

回到家之後,打了電話通知父母…米娜爸勸我找個權威的醫生看…
我本來不肯,因為抱著越大的希望;失望就越大,何況這種事,看錯的機率簡直是微乎其微…
米娜媽也很擔心我做流產手術,不停的打電話來關心我,跟我說到時候要來幫我做一次小月子…
有時候真的覺得,有媽媽真好…

我真的不傷心嗎?其實連我自已也搞不懂…
那天晚上,我背對老公裝睡,在床的另一頭帶著眼淚哭濕了枕頭入眠,
這眼淚是因為失去寶寶、還是呆頭鵝老公或是恐懼未知的手術…我至今還是不清楚…

wilhelmi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